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要闻动态 Highlights 联盟动态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专家观点 Expert Viewpoint 专题活动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页> 新闻资讯> 专家观点

黄群慧:新发展格局下更应重视服务型制造

作者:黄群慧 时间:2020-11-12

主题为“新变革 深融合 强驱动”的第四届中国服务型制造大会于2020年11月3日-4日在浙江省杭州市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黄群慧,在大会上作了题为“新发展格局下更应重视服务型制造”的主旨演讲。

图片1.jpg

以下是黄群慧所长演讲内容节选:

 刚刚结束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商讨了“十四五”规划,其中有很多的亮点,一个亮点就是要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那么服务型制造在新发展格局中应该有什么样的定位,或者说新发展格局下服务型制造是不是可以有更大的发展,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谈谈这个主题。

 当前,国外的疫情还在演进,但中国应对疫情已经取得了伟大的成绩,现在可以称为后疫情时期。后疫情时期重大的变化,我认为有四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实体经济的变局。全球经济将更加脆弱,上一轮基于全球价值链布局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可能面临剧烈的调整,疫情之前的逆全球化有可能演变为疫情后的去中国化。第二个方面,全球的金融困局。为了应对疫情冲击,各国政府都是高负债,通过加杠杆应对经济冲击,全球债务再创新高,已成定局。同时,伴随大国关系调整,全球宏观经济治理不确定性加大。第三个方面,社会分配格局。在社会分配格局方面,收入分配的差距由于疫情的冲击在继续扩大。第四个方面,技术演进新局。疫情期间,数字化、智能化技术正加速推动新工业革命产生效果。

图片2.jpg

图片3.jpg

除了这些变局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大的变局,即五中全会提到的:“国际力量的对比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国家GDP占全球GDP的比例来看,中国GDP占比在持续上升,美国GDP占比这几年在不断下降,经济力量在变化。中国作为新兴大国,美国作为守成大国,从GDP数据来看,中美关系已经从互利区进入冲突区,面临“贸易版的修昔底德陷阱”,未来随着经济占比的进一步变化,中美关系可能重新进入新的互利区。

图片4.jpg

但是,这些大变局并不影响我们坚定实现伟大复兴的决心。“十四五”正好处于历史节点,我们做过一些测算,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经济增长应该在5.5%左右,如果是这样,到2025年我们会成功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到2035年,我们应该达到人均2万美元以上的GDP。

图片5.jpg

在两个大局的背景解释清楚之后,就明白了为什么要以国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以前中国抓住了全球化布局机会,加入到了全球化分工中,采用的是出口导向工业化战略,这个战略保证了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实现了赶超。但是这个战略本身有一些缺陷,比如:对外资依赖程度比较高;低成本的模仿型过程中关键技术受限;再加上是劳动力低成本,消费内需开拓不了。所以,需要战略转型。

图片5.jpg

我们要理解新发展格局,从经济角度来说,应该理解三个层面:

 第一,谈循环。循环越畅通,规模越大,经济总量就越大。以前我们谈战略,工业强国战略、制造强国战略、乡村振兴战略等,都是单面的。现在谈循环就是要使国民经济的循环畅通,不仅仅是供给侧的政策,也不仅仅是扩大内需、需求这种单方面政策,它是双方结合的,是供给和需求配套的,包括我们在生产、消费、流通、分配各个环节之中都要畅通,所以它是一个系统的、动态的组合。

 第二,新发展格局要明确我们是以国内循环为主体。

 第三,新发展格局的形成需要新的经济发展战略。形成新发展格局要从低成本出口导向工业化转向创新驱动高质量工业化。创新驱动高质量工业化体现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和新发展格局要求的新型工业化,关键内容有三点:一是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的包容和可持续的工业化,二是2035年中国基本实现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农业现代化,三是新工业革命背景下要实现的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满足高端化、智能化、服务化、绿色化,服务型制造正是其中一个重要方向和内容。

 我觉得至少有三个层面可以说明服务型制造非常有意义。第一,在疫情防控,包括制造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已经体现出服务型制造非常重大的价值。这里有一个笼统的数据,如果按“三新”(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经济增加值来看,它的GDP占比有所提升,从15.7%,上升到16.1%,再上升到16.3%。我认为服务型制造的本质是将生产制造全周期的各个环节、各个要素映射到网络虚拟空间之后实现了互联互通,实现了制造服务化的延伸和价值增值。发展服务型制造必须要和智能结合在一起,所以必须和工业互联网结合在一起,而这又和我们的疫情防控相关,避免人与人的接触。还有一点说明服务型制造是比较有意义的,就是疫情期间产业链、供应链存在很大的风险,但是可以加强供应链智能化、协同化,再改善供应链,加强供应链的管理,这对供应链安全和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可以归结为服务型制造的一项重要作用。

 第二,有利于提高产业基础能力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和安全程度。刚才提到很多短板,可以通过服务型制造来解决的,因为服务型制造有两个维度,一是服务投入要增加,二是在产出过程中服务要增加,两块都要增加。服务的投入增加,核心就是技术密集型的生产要素要投入,包括人才、技术的投入。这种投入有利于创新发展,所以实现这种服务和生产、制造环节的融合,就是提升效率的过程。提高产业技术能力需要这样做,提高产业链现代化水平也需要这样做,而且加大了中间投入,本身就加大了信息要素、资金要素等高端要素的密集,其实就是推动了制造业的高端化。在这种价值链拓展过程中,我们提的十几种服务型制造模式,包括工业设计、供应链的全生命管理、定制化等模式,都会直接拓展价值链,直接提高产业链现代化水平。

 第三,有利于扩大内需、促进形成国内经济大循环的主体新格局。既然是扩大内需,就需要国内从投资到消费要进一步畅通和发展做大,而服务型制造可以更直接、更高质量、更全面、更动态甚至更便利地满足消费者的消费需求,极大地促进消费,因为服务型制造这些模式其实都是有利于扩大消费的。再一点,服务型制造深化了信息技术的应用,进一步拓展了信息技术应用的场景。现在的智能化包括5G,最难的问题是应用场景拓展还不够,必须通过服务型制造来进一步拓展场景。这样也有利于国内推进投资的需求,一方面消费内需扩展了,另一方面投资的需求也加大了。

作者简介:黄群慧,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

作者:黄群慧,来源: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秘书处根据速记整理节选

相关推荐